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臣有張良計

【書名: 明朝敗家子 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臣有張良計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強烈推薦:山村名醫快穿之專業打臉指南一晚情深,首席總裁太危險我是大反派[快穿]年長者的義務靈媒巫女的時空旅行快穿之養老攻略     王守仁道:“常備軍的設立,其根本除了朝廷招募軍隊,對其進行供養之外,學生以為,還差了那么一些東西。”

    方繼藩感覺到手上的茶沒那么燙了,輕輕呷了口茶。

    他知道,王守仁瞎琢磨的事比較多,既然提出了想法,那么一定是他深思熟慮的結果。”可是,單憑這個,想要將英才招募入軍中,卻還是遠遠不夠的,人們都說,好男不當兵,當初的軍戶,實在太苦太苦了,形同賤民,現在一下子要扭轉天下人的觀念,何其難也。“

    方繼藩認同,點頭道:“這是實在話,伯安可有什么辦法?“”不是沒有。“王守仁道:”尋常人入伍,需解決一個問題,這個問題在于晉升,有了晉升,人就有了盼頭,就有了**,因此,學生打算,除準許一部分優秀的士兵,立功之后送入講武堂讀書,晉升為武官之外,還打算將這士卒分為三等,根據士卒的資歷,軍齡,以及立功大小,給與不同的待遇,譬如在薪俸上,予以一些好處,又如在解甲歸田需安置時,給一筆銀子。“”如此,士卒們未必覺得自己能有機會立大功,成為武官。可至少他們在軍中,就更有進取心。“

    方繼藩奇怪的看著王守仁,這王守仁,果然冰雪聰明,很像自己啊,簡直就是一個模子里出來的,咦?他真是王華的兒子?

    方繼藩樂呵呵的道:“此事,我做主啦,明日面圣時,就去和陛下說,陛下保管同意。”

    “還有一個問題。”王守仁似乎覺得慚愧,咳嗽一聲:“這個問題,學生思考了很久,哎……說起來,還是事關著擴編的問題,恩師,你也知道,這世上絕大多數人,都對武人有所成見,雖然……現在招募的士卒,并非是軍戶,可是恩師…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啊,武人的待遇低下,被人輕視,古已有之,現在固然四處招募士卒,若只是招募數千人,倒還罷了,無論怎么說,天下之大,總還能招募許多人,可現在……軍中要擴編,這一次,不是數千,而是數萬,未來,更可能是數十萬,如此大規模的招募兵員,兵部這里,已經感到困難了,好不容易招募來的,也大多是良莠不齊,尋常的良家子,根本對此不屑于顧,若是這個問題不去解決,只怕……這常備軍……”

    原來……王守仁也有為難的時候。

    方繼藩聽到此處,笑了起來,他頓了頓,卻是看向歐陽志:“為師來考考你,你是吏部尚書,你來說說看,此事當如何解決為好?”

    歐陽志沉默了很久,道:“給銀子。”

    “給多少才夠呢?”

    這一下,歐陽志不作聲了。

    是啊,要給多少才能保證對良家子們有吸引力呢?

    一年十兩不夠,那么二十兩,三十兩,五十兩?

    這根本不是解決問題的途徑。

    明明朝廷可以花一百萬兩銀子,養十萬人,為何就要養五萬,養三萬?

    大明幅員廣大,招募的軍隊,也不可能是幾千,幾萬,而是數十上百萬的規模。

    招募兵馬,銀子肯定是需給的,可能保障他們一家老小吃喝,便足夠,再多,朝廷也負擔不起。

    看這對師兄弟都默言無語,方繼藩打了個哈哈:“這件事,為師來想辦法吧,哎……弟子們不成器,做師父的,難免就要操碎心了,你們不要慚愧,為師說的是徐經。”

    王守仁奇怪的看了恩師一眼。

    他見恩師氣定神閑的樣子,心里不禁咯噔一下。

    這個問題,說穿了乃是數百年的成見。

    從宋朝開始,抑制武人,便成了每一代皇帝的國策,畢竟在宋朝之前,武人們憑借著自己戰功,耀武揚威,割據一方,以下犯上。

    整個唐末至宋初的歷史,就是一個武人們弒殺自己的皇帝的歷史,皇帝者,兵強馬壯者為之,這絕不是一句空話,而是最實實在在的歷史。

    正因如此,從宋朝開始,對于武人的成見和戒備,從未有過松懈。

    以至于武人的地位,到了令人發指的地步。

    一個七品的文官,可以當面痛斥三四品的武官。武官尚且如此,那么……尋常的士卒,就更加是豬狗不如了。

    大明的軍戶,是最慘的,他們的待遇,未必比乞丐要好多少。

    在這種長年累月的習慣之下,正如王守仁所說的,想要招募幾千上萬人,肯定能招募到,若是再多招幾萬,雖然是良莠不齊,卻也未必不可能,可倘若是大規模的募兵,那么……

    休想!

    因為,這個世上總有幾個昏了頭的家伙,走投無路之下投軍。也有可能有人中了方繼藩的邪,進了軍中。

    可方繼藩畢竟沒有群體降頭術,不能讓每一個都中邪。

    王守仁想過許多方法,可要改善,太難了。

    這個觀念,就如王守仁所提倡的心中賊一樣,這便是天下人內心深處的心中之賊,破賊易,破心中賊難!

    可是恩師,似乎沒有將這件事放在心上,只隨口說,這件事他自會料理。

    這令王守仁心里震撼了。

    其實很多時候,王守仁心里總覺得,自己的恩師,好像也沒見他讀什么書,成日游手好閑,要嘛就是吃喝玩樂。

    他和其他的弟子不一樣,其他的弟子,是對恩師永遠不會有任何懷疑的。

    可王守仁若也只因方繼藩是自己的恩師,便對方繼藩絕無任何的懷疑,那他就不是王守仁了。

    王守仁會思考,越思考,越覺得自己好像鉆入了死胡同里,因為恩師實在是深不可測,又或者恩師……可能有時候真的是瞎貓碰到死耗子。

    當然,恩師有沒有本事,這也改變不了王守仁是方繼藩弟子的事實。

    現在……王守仁不禁開始想,恩師……當真可以輕易解決這個問題?若如此,這數百年的成見,千千萬萬人的心中之賊,到底如何能破?

    方繼藩不知道王守仁的腦子又在琢磨什么,卻是道:“時候不早啦,伯安,你去洗碗,洗干凈,洗碗筷的時候不要瞎琢磨。”

    王守仁起身,收拾碗筷。

    歐陽志后知后覺,等王守仁將碗筷收走了,他才道:“師弟,這樣的粗活,我來吧。”

    他是朝著門前一片虛空說的。

    方繼藩看的目瞪口呆,歐陽志這到底是智障,還是機靈來著?

    …………

    次日,方繼藩入宮,擬了一份王守仁昨日所說的章程。

    劉健和李東陽二人都在。

    所以朱厚照顯得還規矩一些,一本正經的道:“將士卒分為三等?朕怎么沒有想到呢,哼哼!王伯安太令朕生氣了,把他的章程給朕退回去,朕自己總能想出這么個方法。”

    方繼藩一臉同情的看著朱厚照:“陛下,你這是作弊啊。”

    朱厚照想說點啥,見劉健和李東陽二人一臉無語的看著自己,欲言又止,便咳嗽:“朕玩笑而已,你也當真啦?哼,真是……真是……這個章程妙極了,王伯安果然不愧是朕的兵部尚書,此人還是很有才干的,朕要的就是他這份奇思妙想,此事,朕恩準啦,兵部照章執行便是。”

    方繼藩心里松口氣。

    劉健和李東陽也都不吭聲。

    到了他們這年齡,不真惹毛了,是絕不會輕易提出自己的想法的。

    朱厚照隨即又道:“老方……方卿家,你似乎還有事。”

    “哎呀。”方繼藩道:“陛下真是圣明哪,一眼就看出臣心里還有心事,臣……臣在陛下面前,簡直就無所遁形。”

    劉健和李東陽:“……”

    他們根據自己多年的人生經驗,現在開始進入了深深的思考。

    若是自己沒有智障的話,這一對君臣,簡直就是活脫脫的昏君佞臣的典范,橫看豎看,怎么看怎么像,可偏他們……為啥還能辦出許多實事呢?

    朱厚照卻沒心思顧著兩位師傅,卻是一樂,眉開眼笑的道:“說吧,說吧,何事?”

    方繼藩就道:“就是募兵之事,還有一些困難,尋常的良家子不肯從軍,好說歹說,也不信,陛下……現在常備軍預備著要擴編,這是當務之急,陛下歷來圣明,想來已經有主意了。”

    朱厚照一臉懵逼。

    他們為啥不當兵?

    當兵不好嘛?

    為啥朕就有主意了?朕有狼牙棒,你信不信,朕要砸了你們的天靈蓋。

    “朕……朕……”朱厚照把差點脫口而出的話吞回去,轉而道:“朕看哪,他們不肯來,便責令地方,懲處那些不肯入伍的壯力。”

    一直默默聽著的劉健一聽,差點要吐血,忙道:“不可,不可,若如此,難免怨聲載道,陛下,若如此強迫,那么,和從前的軍戶又有什么分別?”

    朱厚照一時無言,很久之后,便道:“那么劉師傅有主意了?“

    劉健:”……“

    朱厚照又看向李東陽:”李師傅想來已經智珠在握了吧。“

    李東陽:”……“

    朱厚照沒好氣的看了他們一眼,才道:“老方,你來說。“”臣有!“方繼藩氣定神閑道。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明朝敗家子相鄰的書:段友出征魔神的寶座末世穿越之書王者榮耀之召喚師的天下不敗封神軍婚在上,傻妻何處逃輪回絕境惡魔游戲超神女保鏢空色幻想漢末蟲族名偵探柯南之冰炎魔術師
11选5胆拖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