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一十三章 地元獸大王,母親

【書名: 天帝傳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三章 地元獸大王,母親 作者:飛天魚

強烈推薦:天下第九諸界末日在線快穿系統攻略東方不敗之異界崛起小奧斯汀小姐武神天下好男人操作指南[快穿]野心家     “只有圣賢死后,陵墓之中,才會滋生出地衣瘴氣。看來,這白帝靈山是一處非凡之地,難道山中葬著一位了不得的人物?”火焰小鳥道。

    林刻心中大震,自言自語的道:“難道傳言是真的?”

    “什么傳言?”火焰小鳥道。

    林刻道:“傳說,白帝靈山乃是昔日白帝晚年居住的地方,很有可能也是他老人家的埋葬地。”

    白帝,就是白夜至尊。

    火焰小鳥激動了起來,道:“機緣,天大的機緣啊!一位至尊的葬地,就算是天人遇到都要流口水。里面隨便拿出一點東西,都價值連城。”

    林刻苦笑:“可惜,下面充斥著地衣瘴氣,誰都進不去。”

    “本尊倒是不懼地衣瘴氣,若是可以從你的心海中脫身,倒是一定要去闖一闖。可惜,誒……你可以找那個老禿驢啊,一位至尊的葬地,本尊不信他不心動。挖出至尊的寶物,你們平分,不,不,他肯定不會同意,分他六成吧,或者七成。”

    林刻對至尊的寶物,當然也充滿了期待。

    就算不是白夜至尊的葬地,一位圣賢的葬地,也肯定有非同小可的寶物。

    林刻正準備出發去請祖先大師的時候,祖先大師卻主動趕來了白帝靈山,一顆渺小的低等星球上的任何事,都瞞不過他這種級別強者的感知。

    祖先大師站在枯竭的湖畔,久久的凝視下方,如同化為了一棵枯松,一動不動。

    半晌后。

    “這里,的確是白夜至尊的安寢之地。”

    說出這話,祖先大師雙手合十,深深的一拜。

    林刻的心經過千錘百煉,遠比同齡人要沉定,可是,聽到這話,心臟卻還是忍不住猛烈跳動,連忙道:“要不我們進墓中看看?”

    “不用看了,至尊已經選了傳承之人,再進去毫無意義。”祖先大師道。

    “已經選了傳承之人?”

    林刻心中略微有些失落,不過,想到昨夜只有聶仙桑一人在此,若是有人奪取了白夜至尊的傳承,那就必定是她。

    想到此處,林刻失落的情緒一掃而空,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

    “沒想到,至尊竟然將自己,葬在了這顆星球上,很好,很好,一切都很好。”

    祖先大師點了點頭,原地盤坐了下來,開始誦經。

    本是只有他一人在念,天地間,卻有萬僧誦經的浩渺聲音響起。

    “嘩啦啦。”

    充滿地衣瘴氣的枯竭湖泊中,響起水流聲。

    神奇的事發生,七彩色的湖水,竟是快速的漲了起來,填滿了湖泊,一切都恢復成最初的樣子。

    站在一旁的慕容長夜和葉雙,看得目瞪口呆,同時跪倒在祖先大師的面前。

    這樣的高僧,簡直就像神仙一般。

    “這和尚比本尊想象中還要厲害,要不你還是拜他為師?祖靈寺,本尊有些耳聞,是一處超然之地,做祖靈寺的梵天佛子,前途無量。”火焰小鳥慫恿道。

    林刻笑著搖頭。

    他無意修佛,為了別的目的強行拜入佛門,心不誠,何以成佛?

    世間有很多身不由己的事,可是,若是可以選擇,林刻當然選擇,堅守自己的本心,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事。

    祖先大師的經,念了三天。

    這三天,林刻都待在白帝靈山,從玄境宗中,挑選出了幾個天賦上佳的武者,將部分金光佛液和一念生菩提子,給予了他們。

    隨著天晟、易一、青蓮夫人死去,林刻心中的仇恨,已經蕩然無存。

    無論怎么說,十年的光陰都是在這里渡過,他對玄境宗是有感情的,不希望玄境宗就此沒落下去。

    “白劫星已經運行到距離阿拉冥山足夠遙遠的地方,該是貧僧離開的時候了!林刻施主,你真的考慮清楚了,不與貧僧一起去祖靈寺?”祖先大師問道。

    原始商會將有一艘星域天舟,來到白劫星,林刻也是打算今天離開。可是,他還有一些心事未了,有些正在逃避的事,也該去面對。

    林刻道:“《清心咒》是祖靈寺修煉元神的功法,晚輩因它受益無窮,本不該拒絕大師的好意,可是,晚輩暫時是真的不想拜入佛門。將來若是有機會,晚輩一定去祖靈寺,親自拜訪大師。”

    祖先大師點了點頭,不再強求。

    林刻話鋒一轉,道:“不過,晚輩有一個不情之請。”

    “那你得想清楚再說出來,畢竟一旦請了,就是欠了貧僧一個人情。人情越大,因果越大。”祖先大師道。

    林刻道:“我有一個妹妹,今年八歲,天資聰穎,資質不弱于我,晚輩希望大師能夠帶她去祖靈寺修行。”

    林曦兒的確是有非凡的資質,林刻很想帶著她一起去太微星域,拜入圣門。可是,想到此次去太微星域,他的目標是實力強大的蕭家,肯定無比危險,于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祖先大師卻立即搖頭,道:“不行,不行,祖靈寺不收女弟子。”

    林刻道:“就算祖靈寺不收,大師總認識幾個收女弟子的師太吧?”

    “沒有,沒有的事,只認識一個,哪有幾個那么多。就算以前認識得多,可是很多都已經老死,還活著的,只剩那么一個。”

    祖先大師老臉略微一紅,似乎想到了什么尷尬的事。

    林刻露出喜色,道:“一個就夠了!大師,這件事就拜托了!”

    “你應該清楚,貧僧最怕麻煩。”祖先大師道。

    林刻道:“那么多認識的故友都已經死去,只剩師太一個還活著。大師去了宇宙森林十年之久,此次回去,就不想順路去看一看她?”

    祖先大師略微猶豫了一下,連忙擺手,道:“使不得,使不得,見她會有更大的麻煩。不過,你說的那個小女孩,貧僧見過,的確資質非凡,把她留在白劫星將會耽誤她。既然你都開口央求,貧僧便做一回麻煩事,帶她一起上路。”

    “多謝大師。”

    林刻露出笑容,躬身行禮。

    祖先大師一邊嘆息,一邊搖頭,一副很無奈的樣子,可是眼中卻又夾雜著一絲期待的亮光。

    見祖先大師就要離開,林刻收起笑容,眼神忽然變得有些遲疑,最終還是開口:“其實,晚輩還有另一件事,想要詢問大師。”

    祖先大師并不驚訝,像是早就在等他開口,道:“你問。”

    “在飛靈殿中,我遇到了五彩琉璃燈的器靈,它告訴我,你曾經說過,我的因果在那里,一定會去。前輩所說的因果,到底是什么?”林刻問道。

    祖先大師露出寶相神圣的笑容,道:“你心中已有答案,為何還要問?”

    林刻心中一陣絞痛,心臟跳動得厲害,問道:“守在飛靈殿外的那位地元獸大王,在等的人,是不是我?她到底是誰?”

    在林府,看到困住蕭真和蕭伯符的陣法,加上太公的含混其詞,林刻心中就有一些猜測。

    只不過,他難以接受這個事實,一直都在逃避,不敢去面對。

    直到剛才,才終于鼓足勇氣。

    祖先大師重復道:“你心中已有答案,為何還要問?”

    林刻渾身驚震,雙腿微微一顫,向后倒退了一步,眼中淚如雨下,顫聲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早該知道的……啊……”

    他忍不住,長嘯了一聲,心中的痛苦,比當初被易一挖走丹田,吸走一身元功的時候更勝。

    感到痛苦的,不是殘酷的真相。

    而是十年來,地元獸大王遭受的折磨,讓林刻憤怒、悲嗆、自責,更是恨意滔天。

    到底是誰,將她害成那樣?

    做為人子,不能分擔母親的痛苦,甚至沒有將她認出,將她孤零零的一個人扔在神照山中,何嘗不是一種過錯?

    “我要去找她,現在就去。我要知道一切,所有的一切。”

    林刻不顧一切,向山下沖去。

    “別去了,她已經離開了那里。”祖先大師道。

    林刻停下腳步,轉身問道:“她去了哪里?”

    “不久前,貧僧去了一趟神照山,清除了飛靈殿中遺患,才發現她已經不在那里。”

    祖先大師攤開右手,掌心浮現出渾濁的佛光,宛如一片混沌的掌心天地打開。一座殘破的紫色殿宇,從掌心,浮現了出來。

    曾經巍峨磅礴的飛靈殿,現在變得只有拳頭大小。

    緊接著,祖先大師又道:“貧僧感知過,她已經不再白劫星。”

    林刻緊咬牙齒,心中更痛。

    本來,向天晟和易一復仇之后,他已經清除心中的負面情緒,逐漸恢復曾經的樂觀開朗,可是現在,卻又被一股難以嚴明的恨意充斥全身。

    “為什么,為什么你不幫她?以你的修為,可以解除她身上詛蠱萬惡之源對吧?你為什么沒有幫她,出家人不是慈悲為懷嗎?你的慈悲之心呢?”林刻雙手捏拳,咬牙切齒的質問。

    祖先大師頗為無奈的道:“若能解蠱,貧僧豈能不幫?萬惡之源,被稱為五大奇毒之一,貧僧也只能做到殺了她,給她一個解脫。可是,貧僧殺了她,你將來若是知道了真相,又豈能原諒貧僧?這個結,終究只能你自己去解。”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天帝傳相鄰的書:我的道侶拇指魔尊那個喪尸嫁入了人類豪門我比總裁更霸道[系統]七十年代女軍醫兒子今天也在帶債主上門巨星是我前男友[穿書]今天也是求生欲很強的一天農業大亨斯塔克家的法爺主角又要搶我劇本攻略不下來的男人[快穿]嫁給男主他爹
11选5胆拖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