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雪(十八)

【書名: 家有側妃之王爺給我滾 落雪(十八) 作者:小汘

強烈推薦:一路凡塵超能右手青越觀田園空間:盛世暖婚有點甜大清貴人末世之人生贏家女配拒絕當炮灰明星爸爸寶貝妞     于是,再也沒有以后了!一切,都成了空談。

    那信上寫的什么呢?

    “你我本非良人,何苦相思入骨愁斷腸,冒天下之大不違而為之。可是,情以入骨,又何懼天下規矩道理。今邊疆大難,我乃圣朝大將軍,不可置天下蒼生百姓于不顧。臨危受命,出征寒玉關。情汝耐心等待,吾在邊疆再立大功,凱旋歸來,便是強搶又何妨。八抬大轎定要汝堂堂正正成為吾妻,使汝不受那倉皇逃竄,顛沛流離之苦。危難之際,寫下此信,望汝見諒,待吾歸來。

    寒暮”

    當時,當時他看完這封信后做了什么呢?他顫著身子,抓著那封信爬到了她的棺槨旁,握著她的手掰開來,將信塞進她手中,半瘋癲了一般喊道:“雪兒,雪兒你看,他,寒暮他給你的信,你快起來讀信啊!他,他說了,他說他愛你,他說……等他戰勝歸來,便與我較量一場,他要,要光明正大的娶你,他要八抬大轎的娶你啊!雪兒,你不是不想嫁給我了嗎,你愛的人要八抬大轎娶你,你快醒過來啊!雪兒,你都睡了好久了,快醒醒啊,不要再睡了!聽說,聽說邊疆傳來消息,西朔要與圣朝講和,寒暮,寒暮他馬上就要回來了!我知道你不愿見我,沒關系,你可以悄悄醒過來,等寒暮回來了,我就放你走,我再也不攔你了,真的,真的,不騙你,雪兒,你醒一醒啊!我……真的不強求了!求求你,醒過來吧,不要……再嚇我了,好不好……!”

    這輩子第一次,他靠著一副棺槨,一具冷透的尸體嚎啕大哭。可無論他說什么,她都再也醒不過來了。棺材里的姑娘面色蒼白,沒有一點血色,一身粉衣,美的令人窒息。有下人替她打扮過了,朱唇上抹了口膏,紅紅的,好像她還活著一般。一雙眼睛的睫毛又黑又長,梳著嫁為人妻后夫人才梳的發髻。面上仍舊一副笑像,好像從來沒有過憂愁。

    “雪兒,你知道嗎?我竟然有了……堅持不下去的想法。若是,跟著你走了……”

    可紹摹禎終究沒有隨著聞渃雪離開,她那樣恨他,就連死了,難道也得不到片刻清凈嗎?他怕,怕面對她。

    “雪兒,對不起,我就不去找你了。幾十年后你早已投胎了,我再下去,去把你走過的黃泉路再走一遍。你厭煩我,我明白,都明白……可到最后你也只知寒暮愛你,卻不知,我也愛你!聞渃雪,我愛你!”

    他將那半塊鴛鴦玉佩放進了棺材里,放在她腳邊。若是人不能在一起,那便讓玉佩湊成一對埋如土中吧。這一生啊,她終究不屬于他了!

    再見,聞渃雪。

    寒暮死死攥著心口處,那里有兒時她給他的鴛鴦玉佩。他知道,鴛鴦玉佩肯定是一對的。這些年來,這玉佩一點也沒有受到磕碰,他貼著心口保管的好好的。

    轟隆隆,窗外的天空忽然電閃雷鳴,轉瞬下起了瓢潑大雨,一閃一閃的雷光下,紹摹禎從冰涼的地上站起身來,趔趄幾下勉強走出門去。

    到頭來,十里紅妝,鳳冠霞帔,八抬大轎,明媒正娶,萬千寵愛,她不愿,那便算不得良緣。他忽覺小腿發顫,驀然撲倒在地。

    恍惚間,一滴淚從寒暮眼中落下,風雨戚戚,驚雷滾滾,寒暮卻連聞渃雪的墳在哪里都不知道。堂堂驃騎大將軍,轟然倒地,蜷縮身子,狼狽的哭了起來。仍由雨水拍打,曼過全身。

    情之一字,叫人相思,叫人斷腸,叫人生,叫人死。叫人生死離別,叫人生不如死。若早知如此,斷情最好。可偏偏世人皆愛情,棄之不舍,舍之不棄。情乃世間最無解的疑難雜癥,如蜜似毒。可為糖,可為鴆毒。

    無人躲得過,無人避得過。

    回到上京的那天,顧煜笙帶我去瞧了寒暮。他生了大病,容貌憔悴,無精打采。眼睛紅腫著,還是勉強起身行了禮。

    “走吧。”顧煜笙對他說。

    寒暮詫異抬眸,顧煜笙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還沒去看過聞家小姐呢吧?本王帶你去。”

    紹摹禎封鎖了寒暮身旁一切能打探到的消息,沒有一個人告訴寒暮聞渃雪被葬在了哪里。紹摹禎就是要折磨他,讓他生不如死,感受連墓地都看不了的心絞。只要寒暮難受,過得不好,紹摹禎就開心,就能一頓吃下三碗飯。自從寒暮回來后,紹摹禎就一天天好了。他把自己所有的憎恨,悔恨,憤怒,通通發泄在寒暮身上。寒暮每天痛苦,掙扎,紹摹禎就得意至極。

    朝野上下沒人不知,尚書令與驃騎大將軍成了死敵。至于其中緣故,大家最津津樂道的就是有關尚書令以亡的夫人與大將軍寒暮有一腿的說法。早就聽說先前這尚書令夫人還沒嫁時,便日日也大將軍同游。后來尚書令夫人又逃婚,可惜最后情郎沒有來,尚書令夫人只好被抓回尚書府。巧就巧在那時大將軍被圣上急派出征,怎么就這么巧,大將軍出征,便沒有情郎來接應尚書令夫人?

    要說這尚書令可真能忍,夫人都逃婚了,最后還是將夫人接回來府上去。后來這夫人生病了,又全心全意陪著,照顧著。這天底下有幾個男人能做到這份上,這其中不乏尚書令夫人是聞丞相獨女的原因。又有流言傳來,說其實尚書令哪有那么大度。這尚書令夫人與尚書令是指腹為婚,后來干出逃婚的事情。這尚書令啊,表面上沒說什么。回到府上啊,就用了些手段。瞞著聞丞相那邊,將夫人悄悄弄的生了大病,沒幾天夫人就病死了。不然的話,一個好好的人,怎么忽然就生了大病,沒兩個月就去了呢!其實這尚書令就是一個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

    一時間,罵紹摹禎的也有,夸紹摹禎的人也有。只是紹摹禎根本聽也不聽。聞渃雪死了,他這一生都不會好過。何必還要聽一些無中生有的流言蜚語來增加壓迫,欠她的,他會用一輩子來還。還不了,若她愿意,他下輩子當牛做馬也會還。

    他好好活著,好好享受著煎熬,好好在心里記念著她。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家有側妃之王爺給我滾相鄰的書:歲月不及你美我讓王爺提前造反了我真的是演員啊財迷小醫妃侯門謀妻獨尊凰權如是此生不相逢我有一個世外桃源魔女的檢察官愿海上繁花盛開重回2000做明星這個主播背后有靠山
11选5胆拖什么意思